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其他
摘要

有个女人在楼道里哭; 有个男人在大声电话; 有个老人在翻垃圾箱; 有个小孩在地上乱爬… 人的悲欢其实并不相通,别人只觉得吵。 我也觉得吵,恨不得剪了舌头割掉耳朵戳瞎眼睛。 不听,不

有个女人在楼道里哭;

有个男人在大声电话;

有个老人在翻垃圾箱;

有个小孩在地上乱爬...

人的悲欢其实并不相通,别人只觉得吵。

我也觉得吵,恨不得剪了舌头割掉耳朵戳瞎眼睛。

不听,不看,不想,不问,不说。

——愤怒的引子

2018年9月27日星期四,秋老虎已死,享年3天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在一个杂乱的棚里,随便打了两盏灯,匆匆结束了这个“销售小伙”的小人物专题。

一切都很随便。

手机随便拍了几张照片,随便问了些问题,甚至没有坐下来好好吃顿饭。

就像这个随便的世界,男人女人随便蹦个迪上个床连套套的口味都很随便。

童锐

成都新津人,25岁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标签:三级调皮,二级滑头,一级瞎说大实话。

凉子=L

童锐=R

现在的PUA真是个社会毒瘤

L:你大约是什么时候来这里上班的?

R:17年的2月吧。

L:巧了,我们是一个时间到的。

还在17年的时候,我认为国内80%的PUA都是键盘侠和嘴炮王。

到了18年,国内的PUA竟已成了“邪教”作死代言人。

大约是在17年底18年初,一个“猪精男”突然在网络上火了起来。

小小的眼睛充满油脂的脸,笑起来还有点魅邪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猪精:一种形容词。

也是一种高难度境界,婉转一点就是用来形容一些脑袋瓜子比较特别的人。

这个声称自己“睡过400个女人并同时交往17名姑娘”的男人,几乎成为了PUA的缩影。

跟着一起男默女泪的,还有一套类似于“写轮眼进化论”的课程: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说实话,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我都笑了。这和杀死自己亲人进化成万花筒写轮眼的操作一样骚。

因此有个特别骚,特别让人想笑的PUA被称为了:宇智波诱惑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“专属烙印纹身鼓励”、“宠物养成术”、“自杀鼓励”...

一串红字看下来,我清澈如水的笑容都被吓干了,这真的不是什么杀马特都市玄幻穿越小说?

学这些课程的人,目的很简单——如何快速得到女人。

这个“女人”可以是泛指,也可以是特指。

而他们能给这些人提供的唯一快速价值,就是——性。

继而引导他们进入一个畸形游戏:睡女人,以及睡更多的女人。

以前我们以为上床就是恋情的开始,现在他们用上床来把这段关系结束。

恋爱这件事,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游戏,各个玩家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通关。

女人不再是一个剧本独立人格且具备复杂性的人类,而是一个“达成通关”的工具。

细节不用深挖,看看所谓的“百人斩千人斩”就可见一斑。

这画面就好像是:

一个男人拿出一张破旧的纸,说:学吧,学了你的病就全好了。

常年单身且认知层次有缺陷的人,颤巍巍地接过这张纸,上面还带着一些新鲜的血迹。

然后从背包里扣出了一两年的工资,一块五块十块...

一张一张的数,最后终于凑齐了三万八,交给那个那人。

男人把他带到一间密室,给他一周的时间去盯着这张纸看:

一周以后,把这张带这处女血的禁术吃掉,你的病就好了。

游戏玩家后来都怎么样了?

今年6月,Ayawawa因不当言论被整治,原因是为了博眼球吃上了慰安妇的带血馒头。

在此之前,她还发表过一篇《先兆子痫,男士免进》的微博文章,被广为流传。

大致意思就是说:

如果女性在孕期出现先兆子痫,就是夫妻感情不好,搞得太少,带太多套。

并附上解决办法: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这让我想起了电视机里的“养生专家”,利用着老百姓不通生物常识的弱点大谈“大蒜养生法”,导致大蒜涨价。

有趣的是,这位“子痫娃娃”把PUA再次一带一路到风口浪尖上。

霎时间,隔着互联网聚集了各种“禁术组织”,他们摘掉眼镜,伸长了脖子看这个看不起女人的女人被公开处刑,纷纷做起了看客。

看呐,Ayawawa凉了,哈哈哈。

“又少了一个人抢生意了!”其中一个标榜着“某某恋爱学创始人”的玩家开始奋笔疾书。

打造出了“情感MBA商学院院长”这种让人头大的称号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激动之余,还写了错别字在自己的官方宣传海报上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在邪术玩家眼里,同类型从业人员的被制裁,不是震慑也不是警告。

不过是他们维持下一顿人血馒头的又一波流量钱罢了。

而玩家眼里的学员是什么呢?

花几千上万买一张涂了红墨水的废纸,是没钱的屌丝,是吃纸的智障,是秋天里一茬又一茬割又会张的韭菜。

而吃了纸的男人便开始用这些东西来忽悠一些社会阅历浅,容易上当受骗的妹子。

他们唯一能证明自己价值的,不是社会地位不是阅历不是学识涵养,而是睡过多少妹子。

为了睡而睡,睡的越多越好,质量越高越好。

被一根8cm的屌支配了大脑。

可悲的是,绝大部分的8cm,连子宫的面都见不到。

我认识很多PUA和很多学PUA的人

但绝大多数都活得很失败

L:你对教授以及学习给女性下药以及精神操控的邪教PUA有什么看法?

R:蛮可怜的,像网瘾少年一样。都没有认清自己就中毒了。

L:你会同情他们吗?

R:不会。他们这辈子都再也感受不到爱情了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童锐一边刷牙,一边不假思索。

他是公司的员工,一个普通的销售,基础工资够吃一个月的包子馒头,剩下的开销全靠加班业绩提成来维持。

一个偷懒摸鱼就没饭吃的普通男人。

在采访他之前,我一直对于“销售”这个行业带着一定误解。

曾经自己也是营销大军中的一员,见惯了营销者吃同伴骨头的场面,一度认为:

“营销者都是狗,谁给钱就替谁吼”。

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刻板印象,就像社会上对PUA的统一评价就是“猪精男”和“宇智波诱惑”一样。

原本呢,我是想把童锐做一个反面教材来鼓励男性自我提升的。

结果我却被他一巴掌扇到墙上扣都扣不掉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早上8点半,天气有点凉。

我和编辑部同事突袭到童锐家,这时候的他还在熟睡中。

曾经因工作原因,拜访过一个PUA的住处,一进门就是一地的莆田YEZZY,横七竖八歪歪扭扭的望着我。

茶几上堆满了吃剩的外卖和烟缸,烟灰、油渍在爆线的沙发上乱爬,对方让我先坐下等一等,我点头微笑,呼吸这浑浊的气味心里在想包包该往哪儿放。

这段经历导致我刻板认为销售小伙的生活环境也不相上下,可以做一期实打实的反面教材。

但实际上他活得远比我想的要精致许多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还没有偷   拍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,他就醒了。

被两个人四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,其中一个还是个女性,他说他有点慌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刚睡醒的样子有点腼腆,眼神里带着一点起床气的味道。

然后随便穿了件衣服懵懵懂懂地起床洗漱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童锐的房间不大,也没有什么高端大气的摆设,但整体来说是干净的,也挺私人的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淘宝的洗脸仪,不算很贵,但能洗的很干净。

磨磨唧唧了半个小时后,他甩了个媚眼说:“我是一个精致的宝宝。”

想到今天早起出门,洗脸刷牙穿衣换鞋总共不超过15分钟的我,内心有点羞愧。

没有拍到脏乱差,我有点不甘心,又让他打开鞋柜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我想:

一个人要假装自己干净清爽不油腻是可以做到的,但如果不是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在维持,那么有一个东西怎么也躲不掉——

味道。

我凑过去闻了闻,厉害了,居然不臭。

当时的我像极了一只没有抓拍到爆料的狗仔,厌塌塌的甚至还有点沮丧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大约在9:30左右,在他家里蹭了两个鸡蛋和一杯牛奶,我们跟着童锐屁颠屁颠的走了。

他要去健身,每周5次左右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房子是租的,距离健身房和公司都不超过20分钟的路程。

出门之前煮了午饭,健身后回去吃午饭小憩一会儿就去上班(晚班制:下午2点-晚上11点)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他的手机里有许多个闹钟,这是他对自己设定的时间管理法。

一方面是提醒自己要做的事,另一方面则是提醒自己1小时左右适当的放松和休息。

在他看来:

自律不是嘴炮,也不是朋友圈摆拍。

那是一个只对自己有用的东西,而不是钓鱼工具。

L:你有女朋友吗?

R:有。

L:怎么认识的?

R:苏程(同事)街搭的妹子,后来在space喝酒认识,聊得投机,就在一起了。

L:你好骚啊...

R:嘿嘿~

销售工作在下午是很忙碌的,有各种各样的人带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和需求,给他们讲自己的困扰和故事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无数的聊天框框在后台死命弹消息。

和其他同事一样,童锐需要倾听对方的苦楚,帮他们做基本的分析和建议,然后提供符合对方需求领域的导师来提供一定的专业帮助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这些人中,绝大部分是男性,女性也有。

需求大部分是挽回失恋,已经有心仪对象但是追不到的,还有一些是基础社交有障碍的人(譬如不会和异性聊天)。

当然,来需求约炮的也不少。

童锐要做的就是挨个倾听,挨个回复,挨个接纳,挨个拒绝。

L: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公司的?

R:我曾经是网络课程的学员。

L:为什么跑来这里工作呢?

R:因为很有趣啊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有句很火的毒鸡汤——

很多人活到25岁就死了,因为之后的每一天都是在重复前一天的生活。

童锐说在这里很有趣,其实说白了就是正当25岁的他,觉得自己是鲜活的。

普通工薪阶层家庭出身的他,在进入这个圈子之前,爱好局限在“通宵打游戏”上,工作只为了填饱肚子,为了续命而工作。

这也是绝大多数人的现状。

活的很麻木。

“我收获了崭新的圈子,如果一直活在我曾经的圈子里,或许一辈子都没听过什么是space。”

“也更不可能遇见现在的女朋友。”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“每天和这么多不同的人交流,他们也是我圈子的一部分。

他们对我来说不是客户,而是朋友。

也是资源和人脉。

这一年来PUA这个词被各界讨伐,不仅仅是圈外的,圈内的人也互相看不起。

前几天一时感触,我发了条朋友圈,说:再见了PUA。

一个在德国留学的朋友,之前也是公司的学员发消息我怎么了,打着国际长途来陪我谈心。

朋友,就是我在这里最多的收获。

也是因为进入这个圈子,我才知道“自我提升”很重要。

它不是为了谈恋爱,谈恋爱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附加值,更重要的是我活得充实很饱满,很快乐。”

童锐作为一个基层小人物,他的每一天和很多人都一样,有点忙碌,波澜不惊倒也充实。

但他也和很多人不一样,尤其是PUA这个圈子的人。

不少PUA大神和学PUA的人,说句实话,他们的一生用“随便”二字就足以概括。

随便上床,随便下床,有肉就吃,没肉就骗。

以为随便自诩个“恋爱学创始人”就能封神,约个炮连套套的口味都很随便。

仿佛除了“性”人生再也没有其他的乐趣了。

情怀其实就是个笑话

最早接触到和PUA有关的东西,是威尔·斯密斯的电影——《全名情敌》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电影中的男主Alex Hitch所承担的就是一个“约会医生”(Date Doctor)的角色,工作大致上就是——

帮助那些不懂怎么追女生,不懂恋爱的男人,追到自己喜欢的人。

工作性质当然也可参见去年比较火的一部国产电视剧《恋爱先生》。

和前文中提到的猪精男不同,Alex Hitch追求的,是——

男性真正的以恋爱为目的,去和真心喜欢的女生交往,并能够做到“尊重自己”以及“尊重女性”。

方法始终是辅助,真心才是内核。

你树干直,枝叶怎么修饰只是个人喜好问题。

而面对那些不是“为情所困”而是“为性所困”的客户,Alex Hitch的答案很直接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结果被Alex Hitch拒绝的单子,却让“猪精男”捡了起来,甚至还被“宇智波诱惑”搞成了画风凌厉的一股子邪术。

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太容易出现误解和隔阂。

很多人内心善良专一,只是不会聊天,性格过于拘谨,错过自己心仪的人。

而女生们又太容易被嘴炮渣男欺骗,以至于她们认为学PUA的都是渣男。

在去年的时候,网络上就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在抨击PUA。

各种奇葩的案例,各种下作的词语。

闺蜜知道我处在这个行业里,义愤填膺的说:

你怎么在哪儿上班,离职吧PUA都是人渣。

运营个公众号,每周都会有一些奇怪的人跳出来隔着电脑骂:

你这条人渣养的母狗。

熬几个通宵写一点文章,价值观正的我自己都跪下了,结果没人愿意转发到朋友圈。

其他公众号申请转发,同一篇文章换个平台点击量分分钟甩我几条街。

为什么?

局外的人唾弃你,局内的人还互相看不起,藏着掖着时不时骂你还不取关你,又可怜又可气,包括我自己。

那时候还想讲讲情怀,大约是年少轻狂还有点文青梦吧,总想做一些有助于社会进步的工作,即使被人嘲笑你是个傻逼。
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中国式玩家:蹦野迪上水床、骗哑炮戴假套,睡400个女人还嫌少

现在我觉得情怀就他妈是个笑话,PUA就是个社会毒瘤。

什么猪精男,什么宇智波诱惑,以及那些情感MBA商学院院长,你们可劲儿造吧。

反正最后的锅,有人在替你们背。

但有一天不幸在大街上遇到,我肯定一口平底锅给你拍成箱子冒绿烟。

这些话可能会得罪一些人,但比起后台的网络暴民来说,我觉的自己已经有足够的情感浓度去翻唱:“我很丑但我温柔了”。

希望关注我们的人,是真的希望能够从“男性自我提升”和“男性心理健康”获得价值的人。

如果是为了“约炮”,载个APP就是了,这用不着学,也别浪费钱了,真的。

或者可以拿三万八让宇智波诱惑给你下个APP。

至于那些教“男人如何无风险婚内出轨的”以及教“女人如何钓鱼撩凯子索取价值的”,好自为之吧。

如果你们能够两两相爱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。

情怀这种东西,无法再帮我抵御攻击和误会,毕竟我的身子还是挺单薄的,大家都说我虚胖。

我只想安安静静从事“男性与男性心理健康”这份工作,别来吵我了,你的委屈我不负责买单。

人的悲欢其实真的不相通,别人只觉得吵。

我也觉得吵,恨不得剪了舌头割掉耳朵戳瞎眼睛。

不听,不看,不想,不问,不说。

所以如果本文触到了谁的G点,非要在后台抬杠骂人,我会玻璃心把你放出来,并让你滚。

切勿对号入座,隔着屏幕自嗨到高潮的样子,真的会很丑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