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其他
摘要

经典回顾网络此端,一群蜜桃大胸、细腰丰臀、冰肌嫩腿的妙龄少女,穿上引人遐想的轻丝薄衣,扎上小辫,嘟起小嘴。她们在相机前胸腿并露,春光乍泄,撩拨得人意乱情迷。她们打着擦边球,拍摄各种大尺度的照片,以发福利为名传往网络彼端,换取吹捧和金钱,一呼

经典回顾

网络此端,一群蜜桃大胸、细腰丰臀、冰肌嫩腿的妙龄少女,穿上引人遐想的轻丝薄衣,扎上小辫,嘟起小嘴。

她们在相机前胸腿并露,春光乍泄,撩拨得人意乱情迷。

她们打着擦边球,拍摄各种大尺度的照片,以发福利为名传往网络彼端,换取吹捧和金钱,一呼百应,人称她们为——福利姬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然而让人较为意外的是,这个群体的女孩儿大多还是学生,初高中生也不在少数,她们都是货真价实的豆蔻少女。

你可以认为她们过于早熟,也可以觉得她们足够聪明。

抛开这些不谈,我们可以肯定的是——她们深知自己少女的容貌与稚嫩的身体是多好的本钱,能带来多大的收益。

禁欲,是最让人欲罢不能的情欲。

她们总是乐意给自己贴上“童颜巨乳”、“腿控福利”、“白虎”一类略带情色暗示的标签,顺着网线去满足她们那些天南海北的信徒——网络绅士。

而那些绅士们,给予她们荣誉和金钱的回馈,心甘情愿,前赴后继。

代小蕊(以下简称小蕊)就是这样的一个福利姬,她说,她这叫以“纯爱”之名,赐予网络绅士情欲的秘药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「给钱就行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」

前阵子,妹妹念的高中刚刚结束了期末考试,而我,也是在接妹妹回家的时候,一眼看见了小蕊。

她似坐在校门口等什么人,云淡风轻,双马尾静若处子。

我惊讶于高中居然有这么会打扮的小女生,妹妹却小声跟我说:“她在网上卖自己的裸照,同学们都知道了,大家说她是个卖肉的福利姬。”

于是惊讶之余,我对这个小女生又多了些在意。

我辗转找到了小蕊,去深入了解她的故事。

我提出采访邀请的时候,小蕊并没有我预先设想的抗拒,她只是给出了对应的价格,好像她已经习惯了明码标价的日子。

然后我选在一个炎热的午后,动身去到了小蕊的家里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小蕊的家里除了她自己,空无一人。

她有模有样的招呼我坐下,解释说大人去了菜市,随后我们切入正题。

小蕊一边呆在沙发上玩手机,一边应着我的采访。

她说,手机是她赚钱最重要的工具,她的手机里有好几百个客户,一分钟都耽误不得。

「有人陪我聊天,还给我钱,

为什么不呢?」

小蕊是家里的独生女,今年17岁,家境并不算好但学习成绩优异。

她的父母学历都不高,就每年去外地打工挣钱,把小蕊寄养在奶奶家里。

小蕊在父母那里不被关注,过早的学会了独立,但很多该由父母教导的东西,她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缺失。

一开始小蕊只是单纯的喜欢漂亮裙子,她羡慕那些打扮光鲜的女同学,但她买不起。

奶奶觉得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铺张浪费,她便开始想自己的路子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高中生的课程安排的紧,挣钱的路子也不那么好找。

一开始小蕊只是尝试一些简单的方式,周末顶着烈日发传单,情人节沿街卖玫瑰花,她都试过。

一走好几个小时,辛苦一下午也只能入账几十块。看着磨破的脚皮,小蕊有了新的主意……

“我自己也上网,网上有很多福利姬,还没我好看。就想着露一点脱一点又不会少一块肉,有钱赚,还有人夸,所以自己就跟着那么做了呗!”

的确,小蕊是正处于青春期含苞待放的妙龄少女,本身的底子又比其它同龄人更好一点,皮肤白,身材发育的也不错。

稍微打扮一下,绝不输那些网红,是个活脱脱的小天使。

白天,她穿上校服,以一个普通高中生的身份去上课学习。

晚上回到家,她就换上酥胸半露的裙子,穿着让人想入非非的蕾丝。

隐私部位贴上创可贴,望着镜头,绝对领域半遮半掩,好似欲盖弥彰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小蕊每发一套福利照,就能过上一个月潇洒自由的日子。

但她有长远的打算,为了留住绅士们,小蕊不定时发更多的福利,吊足了他们的胃口。

“心情好的时候,露点照也能拍给他们看,我愿意拍,你们也看得爽,边看边骂什么的最虚伪了!”

说到骂她的人,小蕊多少有一些怨气,觉得他们“得了便宜还卖乖”。

明明自己偷偷看得很起劲儿,完了还要站在上帝视角来说教,骂就是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给钱而已。

「我有生意经,

爸妈不给的,有人愿意给!」

小蕊有一个自己的群「蕊酱的秘密花园」,她是群主,收费制,一人一月66元人民币。

到现在为止,小蕊的群里一共有417个绅士。

现实得不到父母关注的小蕊,在这些人眼里却是捧在手心的公主。

小蕊的地位至高无上,他们对她百依百顺,言听计从。

每晚10点,他们都会准点蹲守在屏幕前,等待小蕊的福利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手指轻轻一划,一张福利照发送完毕,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儿向我展示了她女人的魅力。

一分钟之内,几百条井喷蜂拥而至,弹窗爆满了屏幕:

“蕊酱今天放假啦?”

“色气满满!”

“蕊酱最萌!舔屏!!!”

“想要蕊酱穿过的原味胖次!丝袜也行!”

小蕊颇为得意的笑了笑,在手机打着字:“今天额外发福利啦,么么哒!上个月没交月票的小哥哥记得补交噢!”

10分钟后,小蕊入账两千。

而她的照片在网络的另一头经过层层传播,流量恐怕早已成千上万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绅士很多,小蕊却并不需要担心收账跑单,她设置了三个管理,头衔命名为“监护人”,并且定期根据排名更换。

绅士们把这三个“监护人”的位置当做至高无上的荣誉,为了得到这个位置,就要从诚意上互相攀比。

如果有人想跑单,一大批的人就会争先恐后的去维护小蕊的权益。

「有人付着照片的价钱,

却想要我的身体。」

群里猥琐的人很多,小蕊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流氓话。

她一页一页若无其事的翻给我看:

“小宝贝儿,500块,给我单独拍一套,露点的,骚一点的。”

“小骚货,直说吧!多少钱一晚?”

“小娘们儿,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?买你是看得起你!”

小蕊转手截图给了“监护人”,发消息的人就消失在了群里。

其实从某些角度来讲,小蕊是个很理智的女孩儿,至少目前为止,她守得住自己的底线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“我是个福利姬,又不是福利妓。他们给我钱都是自己愿意给的,我拿我的福利满足他们的幻想而已。如果我脱了裤子不收钱,我就伟大了吗?我就是要立一个牌坊,给自己看。”

小蕊坚守着自己的原则——你付钱,我拍照,我们谁也不欠。

信徒们也很老实的遵循小蕊的原则,文明观球,毕竟前车之鉴,有好处总比什么也捞不着的好。

「骂就骂呗!骂我,我也比她们漂亮。」

收入虽然可观,小蕊受到的非议也并不少。

认识小蕊的人越多,就越容易把她暴露到人前,遇到熟人的概率也就越来越大。

有一天,一个入群提示出现在了小蕊的面前,进群的人是她的同班男同学。

于是,事件就此蒸发开来,小蕊“卖福利”的事情很快就在同学之间传开了。

高中同学里,喜欢她的男生颇为失望,比较早熟的女生还会骂她是婊子。

二次元圈的人说她玷污了纯洁的ACG,围观的群众说她卖肉、不知廉耻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面对所有人的恶言相向,小蕊不以为意:

“她们想怎么骂怎么骂吧,我是卖福利了,又没卖身。我爱漂亮,我需要钱去过我想要的生活,哪怕只是买一条好看的裙子。”

或许,她并不是不在意,她只是看多了习惯了。

这样的羞辱对于一个17岁的小女生来说,未免还是太沉重了些。

从小蕊家出来的时候,我陷入了沉思。

我无法评价小蕊为人的好坏,一个人对于物质的追求和年龄并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。

如果一定要怪罪谁,需要承担这个罪名的也不是小蕊。

小蕊的问题,归根结底出在了一个人漫长却又无人问津的成长经历。

失职的父母是罪,欲望消费的网络绅士也同样是罪。

自述:我是如何走上福利姬的道路?

我们这一代人见证了历史,我们是一个从书信时代跨越进了网络时代的群体。

在这个信息如此发达的社会里,除了像小蕊这样的福利姬,卖弄情色的人其实比比皆是。

有的姑娘甚至更为直接了当,搞起了xing交易。

她们唯一的不同也许就是:高尚一点的更注重感觉,而失足妇女只注重钱。

外围女就是最好的例子,美其名曰要零花钱,心情决定价格的高低。

同样是交易,噱头不同而已。

而小蕊这样的福利姬,在这些人当中,已然是最清新的一类。

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,福利姬卖肉,吃青春饭,活在PS的世界里,遭人唾弃。

很少有人去考虑的是:买卖从来都不是单方面成立的交易,有需求,才有了供给。

那些女孩儿本身并没有做错什么,也就只是单纯的赚点小钱,博博眼球,攒些人气而已。

男人在看待福利姬的时候,可以更成熟一些,换位思考总不是什么坏事。

但是,如果一个女人打算去做福利姬,你就需要顾虑到以后更多的事。

比如,一个线上转线下的疯狂粉丝,或者一大段无法磨灭的黑历史。

人生的路太过漫长,任谁的脚下都会沾染污泥,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,就且行且珍惜。

为保护个人隐私,代小蕊为化名

图片来自网络

END

 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