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其他
摘要

凌晨4点,某居民楼的小巷子里,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。他戴着一顶鸭舌帽,佝偻着身子,巧妙地避开了巷子口的监控。十分钟后,他出现在公园的门口与一个胖子接头。“货拿到了吗?”胖子搓着双手,满怀期待。男人环顾四周,从大衣里

凌晨4点,某居民楼的小巷子里,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他戴着一顶鸭舌帽,佝偻着身子,巧妙地避开了巷子口的监控。

十分钟后,他出现在公园的门口与一个胖子接头。

“货拿到了吗?”胖子搓着双手,满怀期待。

男人环顾四周,从大衣里掏出一个塑料袋,里面塞满了一大包刚偷来的内裤、丝袜、以及胸罩。

“这么多?”胖子接过塑料袋,狐疑地看了男人一眼。

男人秒懂他的意思:“放心,都是现偷的,不信你闻闻!”

话落,一张大脸盘子埋进了装满内裤的塑料袋里,混合着蓝月亮洗衣液的味道足以说明他手中的货并非舶来品。

“嘀”的一声响,扫码转账成功,交易顺利完成。

这个偷内衣的男人叫老K,他在网上看到一条“重金求购女性内衣”的消息,于是便萌生了靠偷内衣致富的念头。

老K是个有正当职业的恋物癖患者。

白天上班挣钱,晚上走街串巷。

以“顺走”女性内衣为最大乐趣。

用他的话说,自打十八岁那年偷走村花的内裤后,这个恋物癖的毛病就再也没改过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“我知道这种行为遭人鄙视,还很变态,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,一看见蕾丝花边的内裤,就浑身难受,你说,我能怎么办…”

即便被带进局子,即便证据确凿,在面对审问时,老K也是把所有的罪行都归结于恋物癖这个心理疾病上面。

尽管混圈多年,但他从不喜欢别人叫他偷衣贼。

相反,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游走黑暗边沿的内衣大盗,在繁华的大都市里,散发着一丝传统手艺人的江湖气息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有位心理学家曾经说过:

大街上每10个人当中,只有2个是正常的。

不要天真地认为每个人都本性纯良。

有时候“欲望”这个东西,一旦沉迷其中,就无法自拔。

就拿内衣贼来说,他们之所以会去偷内衣,大多是因为在强烈的性欲望和性兴奋的驱使下,而作出的收集异性使用过的物品的变态行为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很多女生或许会感到困惑:

那些男生偷了内衣后到底用来干什么?

答案很简单:为了泄欲!

超过9成的男人会把偷来的内裤、胸罩、丝袜,用鼻子闻,上手抚摸,过程中伴以手Yin,从而达到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高潮。

能偷内衣的贼,早就不知道节操为何物。

越是没清洗的内衣,越容易让他们兴奋!

如果内裤上面能残留点女性分泌物,那这条内内的价值能瞬间翻番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据不完全统计,全球每年将近6亿的女性内衣遭致偷窃,其中失窃率最高的是女性内裤,这个数字超过4亿!

要知道,香飘飘奶茶一年才卖出3亿多杯!

如果把偷衣贼手里的内裤串联起来,怎么的也得绕地球两圈吧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(仅一个窃贼的存货就能铺满整个公安局大厅)

通常一条价值60多元的内裤,在女生眼中也就值60元。

若穿上一段时间,则基本沦为被丢进垃圾桶的命。

但如果这条内内落入内衣大盗手里,那它的命运将会彻底改变。

在对待“二手内裤”这个问题上,没有谁比内衣大盗更有爱心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“我读大学那会儿,帮学姐搬家,从她房间的垃圾桶里找到一条她用过的内裤,至此,它陪我度过了大学四年的漫长时光,感恩一切!”

面对市场的刚需,假如废品收购站能开通“高价回收二手内裤”的业务,假如女生愿意拿它去换钱,那么这个行业一定很有前景。

而且女生还可以通过内裤来测试自己的魅力指数:

用过的内裤不要扔,裹上分泌液,沾点姨妈血,夜晚挂至阳台散发气息,全村光棍都爱偷,隔壁的王大爷都馋哭了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尽管带着女性气息的内裤能让一个男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在内衣的世界里彻底沉沦。

但不是所有内衣都能让一个男人走向堕落。

江湖中讲究“盗亦有道”,内衣大盗一样恪守这个准则。

不是女性的不偷!

长的太丑的不偷!

不够性感的不偷!

偷衣贼虽然变态,但审美口味还算正常。

普通人看个A片还千挑万选呢,更何况是偷内衣这种高风险作业。

大多偷衣贼在作案之前,都会提前踩点,确定目标后再择机下手。

一些挑剔的内衣大盗,专偷他们喜欢的材质:比如蕾丝,比基尼…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梁山好汉中的神偷时迁,作案后会留下一张写着“我来也”的字条。

深谙此道的内衣贼,在得手后也会留下一张字条,以彰显他们盗亦有道的侠客气息。

“如有冒犯,深表歉意!”的白话文,就是他们对祖师爷的最大致敬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当然,这一行的败类更是多不胜数。

一些心理变态的偷衣贼,不仅偷人家内衣,还要亵渎人家灵魂。

他们在得手之后会留下污浊淫秽的语言,用以宣泄他们内心深处“求而不得”的卑微和阴暗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像这种通过偷窃和言语挑逗以求达到高潮的变态窃贼,混到最后,也只是一个什么都都得不到的可怜虫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还有一些窃贼,他们在青春期的时候,由于生理上没有得到满足而造成性欲上的扭曲。

他们偷内衣的目的,只为间接性地与女性来一场亲密接触。

老k说,当初带他入行的一个大神,有一个特殊的嗜好就是闻女性内裤。

那位大神告诉他,闻女性内裤的气味,就跟吃饭拉屎一样,每晚只有深吸几口,才睡得着觉,比安眠药好用多了!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最初老K是不信的,以为对方是在跟他开玩笑。

直到有一次去大神家做客,看见大神家的电风扇上都绑着好多女性内裤。

一按开关,风扇带着内裤在空中飞舞。

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“妇炎洁”的味道,让老K第一次情不自禁地竖起了大拇指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沉迷于女性气息的内衣贼不可怕,可怕的是,那些穿女性内衣的精神变态。

去年在一次抓捕行动中,民警赵哥第一次见识到了深度恋物癖的可怕。

赵哥说,当他冲击屋子里的时候,那家伙正躺在一张被各种内衣包裹着的床上,脖子上挂着7个颜色各异的胸罩,下身穿了五六条蕾丝内裤,以及吊带式的肉色丝袜……

那场面,让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。

“我们抓到那个家伙时,他身上所有的兜里都塞满了内裤。问他作案动机,他居然说'一切都是为了爱’。”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老实说,偷内衣这事,从来都没有国界、肤色、宗教、人种之分。

在对异性的渴求上,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个德性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在俄罗斯格雷沙姆市, 19岁的奥斯汀、19岁的尼科尔斯、以及21岁的卡尔文,这三个哥们被誉为内裤盗窃界的“三驾马车”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三个骚年联合作案上百起,偷来的内裤能铺满大半个篮球场。

以致于警方在清理现场时,不得不动用卡车来装载赃物。

他们如此年轻,就走上了一条犯罪道路。

为了帮助他们改邪归正,据说一些老阿姨在网上发帖,呼吁捐出旧内裤以帮助他们戒掉偷窃的毛病。

没想到这个善意的举动竟遭到三人的言辞拒绝。

用卡尔文的话说:

“不劳而获的内裤远没有靠双手偷窃来的更有成就感,那种偷窃时的紧张、刺激、和兴奋,外人是不会懂的。”

这个观点完美地契合了封建时代的“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”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除了被警察逮之外,偷衣贼也在行窃时,也会经常发生翻车事故。

老K说,他认识一个哥们,那孙子在踩点时,发现某公寓楼的16层住着一个靓女。

于是冒着摔死的危险,连续三次攀爬到16层公寓窗户行窃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终于凑齐了一套性感女性内衣(胸罩、内裤、丝袜)。

在日夜猥亵内衣的过程中,他胆子越来越大,决定在靓女下班后,穿着靓女的内衣跟在后面,感受隔空造爱的酸爽。

结果那天,他崩溃了。

他看到一个gay里gay气的男性挽着靓女一同走进公寓,从俩人依稀的对话中,可以判定男子跟靓女是合租关系。

更恶心的是,男子是个女装大佬,他每晚舔舐的性感内裤,竟然是个这个死人妖的。

从此以后,这哥们金盆洗手,退隐江湖,女装大佬的内裤竟然彻底治愈了他多年的恋物癖。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全世界30亿女性中,平均每6人就有一人被偷过内衣。

一些惯犯的心智,从最初的泄欲,已经进化到以偷为乐的精神病态的地步。

堆积如山的赃物让他们看起来很有成就感,但3年的牢狱之灾最终会教会他们如何做人!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老K因偷窃罪被关了十几个月。

出来时,他说自己最后悔的就是没能抵住粉色小布片的诱惑,以致他爸妈都知道他是个淫贼,一辈子的脸面全都毁在女性内衣上。

在洗心革面的同时,老K也以过来人的身份,想对所有女生说一句:

“姑娘,请看好你的内衣,因为色狼就在你身边!”

那些贼偷了女性内衣,最后用来做什么?

 

END

 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